駐節評論人

合歌舞如何演故事?談故事工廠《千面惡女》

駐節評論人:許仁豪
寬宏藝術╳故事工廠《千面惡女》

《千面惡女》的故事結構讓人欣喜,但是人物的悲歡卻留不在心底。每一次情緒的展現都是一次完美的表演,技巧精湛可是留不下深刻的感受。走出了戲院腦海裡印刻著那些令人眼花撩亂的視覺元素,靈機設計的橋段以及千變萬化的造型。


駐節評論人

評《鯨之駅》

駐節評論人:郭亮廷
南島十八劇場《鯨之駅》

我相信這齣戲最初的企圖,或是我認為《鯨之駅》最有潛力的地方,就是創造類似這種介於地方風土誌和奇幻故事之間、田調報告和小說之間的劇場。問題是,那些開啟人無窮想像的素材,太快就被套上劇情公式,使得整台戲加速的往某個說教意味的標準答案傾斜。


駐節評論人

走向外臺,魅力不減

駐節評論人:林立雄
秀琴歌劇團《阿育王》

劇中曲詞描寫淺顯易懂、直擊人心,並貼近人物性格。再者,音樂設計周以謙所作之曲與曲文描繪之情感、情境相互貼合,演唱與過場音樂在劇中的安排更是鬆緊得當,推動著劇中的衝突與高潮,讓《阿育王》的整體表現可說是瑕不掩瑜。


駐節評論人

眼前的黑是什麼黑

駐節評論人:白斐嵐
FOCA福爾摩沙馬戲團 X Timothy Yuval Lenkiewicz 《心中有魔鬼》

無論是恐懼主題空有概念卻未深究整理,或是形式新穎卻無法使其更有效地成立,實都直指了此劇整體結構之薄弱。縱使劇中並不缺乏令人讚嘆的肢體畫面與身段轉換,卻終究只是散落四處的曇花一現。


駐節評論人

房裡房外的飄浮之舞

駐節評論人:戴君安
稻草人現代舞蹈團《不‧在場》舞蹈浸潤房間特定場域演出

入關後,不僅體驗了房裡的奧秘,也藉此窺探了數個夢境裡的旅程。何佳禹和林佳璇既是舞者也是旅人,當她們換上不同服飾、造型穿梭在前廳、迴廊時,她們和身邊的房客都成了移動中的裝置藝術。


駐節評論人

重重拿起卻又輕輕放下

駐節評論人:劉純良
動見体《想像的孩子》

我質疑並期待的,是議題進入演出、角色的真實性,並非寫實性,而是真實。這個劇本與演出的結構,大致依循著「衝突、和解、揭露」的路線,如此常見的結構,如果沒辦法讓設定直面角色、衝撞彼此,那麼設定無非只是設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