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策展人的話 ——為了在此相遇】

 

在隔離時代探索群體的意義

相遇是一種行動的想像、記憶的方案

和地方相遇,為未來備忘。

 

一開始,土地沒有名字。經由人的層層經驗和歷史的累積,界定空間,因而有了地名,有了地方。透過經驗,我們獲得空間的意義,以身體為中心,持續建構出自己的「地方」。於是,同一座城市,有無數個個人和集體的「地方」相互重疊交錯,並朝向不同的時空。

 

這些地方亦是相遇的地方,記憶在此被喚起或更新。如同人類學「接觸地帶」(contact zone)的概念,這是不同文化相遇、交流、衝突、對話、拉鋸的空間,因為相遇、接觸而能產生多元的互動。疫情之下,我們思索城市漫遊的精神、藝術節的移動意義。全球化的隔離時代,人們更渴望重聚與連結,一場仍在持續的瘟疫,揭示過度豪取與監控早已是日常的危機。我們應該放慢速度、學習與萬物共存的智慧,連繫彼此的存在。

 

透過對於隔離與接觸、相遇與地方的思考,我們探問,藝術節是否能成為異質群體、眾聲喧嘩的相遇地帶,讓記憶與夢想、歷史傳說與社會事件在此交匯,述說各個被分隔的主體如何掙扎和包容、甚至是遺忘和離散的敘事。透過不同的創作和行動計畫,藝術節是否也能成為一種檢索和分享地方記憶的檔案群。

 

在每日更新的疫情數字和多變局勢之間,我們面對不確定的變動,時刻推演藝術節發生的可能版本與接續應對的方案,暫緩了原有的計畫,於短時間內,擬定社區的藝術行動計畫、徵件節目的升級陪伴,共創可能的視野。基於此,今年臺南藝術節的主題「為了在此相遇」,一方面延續去年重劃城市地圖的漫遊概念,帶領觀眾進入鹽水、柳營、後壁、安南、中西區等不同場域,另一方面則從以下三種相遇意涵,展開創作對話。「傳說相遇」,改編傳統經典進行當代的歷史翻案,重新詮釋不同的精神定位。「社會相遇」,以世代處境、社群關係、科技時代的情感結構、資本社會裡的消逝為題,省思當代的存在。值得一提的是,無論是傳說新詮或社會議題的深入反思,這些節目都是頗具實驗精神的台灣原創。

 

此外,「地方相遇計畫」是今年策展上特別發想的社會參與,將藝術帶入非城中心、非都市地帶的地區,與當地具有活動自組能量的族群會面與共創,思考藝術如何進入具有包容性的縫隙空間書寫。此計畫包含長者與小孩兩個世代,分別以訪查紀錄、工作坊共創影像檔案和身體語彙、流動式展演,以及地方刊物編採土地智慧和收集民眾的策展倡議。經由群體的踏查、發現身體的實踐,思考生態變遷、提出共同生活的可能,讓地方以開放的藝術形式現身。

 

移動是為了相遇,藝術節期望提供不同角度的相遇,帶我們造訪地方與歷史、身體與記憶,從藝術出發,共同經驗與思考,以相遇創造多重的探訪路徑,無論是尋回舊有卻抹消的路,或是另闢新的契機和隱藏之路。在隔離時代探索群體的意義,相遇是一種行動的想像、記憶的方案,和地方相遇,為未來備忘。

 

 

策展人 周伶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