閉幕節目- 聽海日記

一個「忘卻初心」的故事

這些過程也許不會以直接的方式呈現在最終的演出裡,但每一份努力與感受都會化為能感動人心的情節。這也許是「協同創作」的方法最珍貴的價值,即以分享的方式打開彼此精神交會的可能性,在藝術演出的場域交織出集體的夢與回憶。


咖哩骨遊記2019.旅行裝

在出發之前——嚮導Freddie的日記

列車快要進站了,搭了OO個OO,昏昏沉沉的,列車終於到達矮人國了,我以為我不會再記得這個地方......


道隱

向水溯源 看見隱身土地下的水脈

大武壠族語中「向」可指任何與法術、禁忌有關的事,如祈福用的酒、水等就被稱為「向酒」、「向水」。向水本身不是有法力的水,而是代表與先祖的聯繫,其中「源頭」的意涵不單是水源的源頭,也是自然環境的規律中的源頭,而情感上,「向水」對他們來說是他們可以依靠的,也是認同源頭之一。


紅樓夢續

窮劇場的文學劇場之道—語言、聲音與身體

創作發展的概念是持續的,並不是用作品做切斷的休止點,而是每次作品開啟了在同樣的探索脈絡中未解的懸念,在當下生活、外在情勢影響下,創作者內在積累、欲整理的討論議題,《紅樓夢續》的思索脈絡不是在這次製作期才開始,也不會終止於這次演出結束。


策展人揭秘—— 所以說,「看不見的城市」到底是什麼?

今年臺南藝術節破天荒請來非本地的策展人——周伶芝與郭亮廷,首度邀請策展團隊製作藝術節,有多次參與藝術節評論工作的他們,試圖以外在的眼光向內深掘,跨出府城、走向山海,邀來一眾創作者打造10檔因臺南而生的異地創作,揭開常人「看不見」的臺南面紗。而當中的思維脈絡,就讓兩人親自來揭秘。


紅樓夢續

從《紅樓夢》映射現世

取名《紅樓夢續》也就明白地說不是直接搬演《紅樓夢》,而是將其中的意象轉化於其中,讀過《紅樓夢》的人會有尋幽探秘的樂趣,沒有讀過《紅樓夢》的也會有自行理解。